太阳城手机网站

散文《为屈原守灵》满篇离骚情 宜昌作家周凌云 斩获10万元文学大奖

  周凌云不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徐正端具体是什么日期,就像不记得自己第一百零几次前往乐平里。但他记得徐正端在乐平里的屈原庙中,每一个为屈原守灵的细碎日常:焚香、拂尘、培植橘树、兰草,联络骚坛诗友、独守寂静的夜晚。他记得徐正端像钢针、像剑一般的黑眉毛,它们“能遮太阳,能挡风雨,一只鸟儿落在上面也不会弯曲。”他把这些平凡的事和一位老人不平凡的坚守,写进长篇散文《为屈原守灵》中。

  12月12日,首届中国汨罗江文学奖颁奖典礼在湖南汨罗举行,宜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周凌云的《为屈原守灵》,斩获十万元大奖“离骚奖”(一等奖)。此外,湖南省话剧院当晚演绎了根据作品改编的音诗画情景剧《传灯》。昨晚,周凌云在湖南接受了楚天都市报记者的连线专访。

  首届汨罗江文学奖由汩罗市人民政府主办,是面向全球汉语写作的文学奖项,最终,《为屈原守灵》从15万余件作品中脱颖而出。谈及创作的初衷,周凌云娓娓道来:“徐正端和屈原一样都是乐平里人,他的命运和屈原一样坎坷。他本身是教师,后半生三十载住进屈原庙,义务为屈原‘守灵’。在他之前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。也许坚持三五年容易,但他一直坚持到死。”

  徐正端曾把屈原的二十五首诗书写下来,打造成一块块石碑,完成这桩大事时,感觉像完成了整个人生。正如《为屈原守灵》中所写,“他(徐正端)一直在精神的高地快活着,悠闲自在,这是他人生最充实、自由的时光”。而执笔书写徐正端,正是周凌云被其精神感动后,自然而然为之。

  《为屈原守灵》为周凌云近年创作,著名文学评论家孟繁华为本文所写的授奖词中这样描述:徐正端凝望落日,仰望星空,吟诵离骚,讲述骚体。几十年如一日,乐此不疲。文章讲述平实波澜不惊,一如汨罗江水缓缓流过,但满篇屈原魂,一腔离骚情。

  屈原庙里时常举行骚坛诗会、屈原诗会等文化活动,因从事文艺工作,周凌云早年在端午诗会上结识了徐正端,此后与他交往近20年。2019年春,徐正端去世,享年90岁。再去往屈原庙时,周凌云感到心头酸楚。

  在《为屈原守灵》中,周凌云回忆:好多年前,和他也是在这间厢房里聊屈原聊骚坛,不觉已到深夜,我要去三闾饭庄住宿,他坚持要送我下山,就在要通过屈平河时,他从一道坎上跌了下去,腰不能伸展,脊柱也不能动了,痛得厉害。我傻眼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陪同我的骚坛社长黄琼立即背着他向村卫生室奔去。我的心一直悬着,如果有个三长两短,怎么对得起他呢。第二天送进县医院拍片,骨质增生,腰椎间盘突出,跌跤把这些毛病引发出来了。徐正端在木板上睡了一个多月,才出院。医疗费我出,他不干。他说:摔跟头不关你的事,是我自己大意。他回庙里后,就一直睡木板床。

  令周凌云深感内疚的事,这是其一,另一件他没写进散文中。“徐正端交给我三本自作诗集请我印刷出来,不知是印刷厂的原因还是我大意了,其中一本至今未找到,我没法给他交待。”

  “在庙里读诗与写诗是非常冷清的事”,而徐正端一生都与这样的冷清为伴。周凌云和徐正端的心意相通,“他要守住的是屈原的灵,是屈原的魂,要将屈原的思想在乐平里传下去。而他做的事,是我们每一位屈原人都要坚守的事。”

  周凌云来自屈原故里秭归县,他说:“我爱屈原,爱着所有与屈原发生关系的土地,爱着那些为屈原自豪的乡亲。”

上一篇:【廷亚】第六届“廷亚奖学金”决赛预告

下一篇:没有了